有趣的沉浸式会展活动装置设计,你值得一战到底

有趣的沉浸式会展活动装置设计,你值得一战到底

新纪念性展览|英国

泰勒在英国谢菲尔德亲眼见证的历史性建筑作品,正在举办一个叫巨人陵墓的项目,这是斯普林格的雕塑装置。这次展览将展现他在世界范围内壁画中,超现实伪神话人物的大型雕塑。展览中最大的片段正等着观众进入第一扇门。这种巨大的生物几乎像胎儿一样躺在地上,他睁大的眼睛凝视着整个空间,握紧了大胳膊和手。参观者必须在纪念性建筑中走动,才能发现展览的其余部分。这些作品是在木头和金属丝制成的骨架上进行的,并进行了纸面装饰。

然后,Phlegm根据复杂的图案,使用阴影效果的说明性风格在其上绘画。这项技术使它们与建筑元素相对照时显得平坦,但在人身上,它们看起来更大、更重、更大胆。通过以几乎不适合空间的比例制作这些作品,他们常常模仿艺术家如何经常使用墙壁的每一寸来绘制他迷人的壁画。

“国家记忆”展览|布拉格KOLMO

在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诞辰100周年之际,设计师将个人主观记忆融入到设计之中,向大众展示过去100年中“国家的记忆”。分别从“图像区、证词区、石柱区和展墙区”四个部分去展览一系列影响了当今捷克的历史时期和事件。

鉴于当今社会对民主原则的不信任和对人权的尊重,设计师将本展览的内容焦点放在“1989年至1993年捷克斯洛伐克总体情况和对这一总体情况产生的争论上”,设计者认为公民有必要时刻提醒自己——“公民自由并不是理所当然的事”。

独裁者J. V. Stalin的前纪念馆正是举办这个展览的最佳地点。它象征着共产主义时期所存在的羞辱和奴役,并提醒人们时刻记得成千上万的人通过牺牲自己的生命所赢得的自由”。在鲜为人知且不易达到的地下空间里,大厅空间是由一个混凝土柱子支撑起来的,至今还收藏着一系列被拆毁的雕塑的石材。

地下空间有两个相互呼应的区域,每个区域均由9个展览章节组成。图像区(从右侧入口进入)和证词区(从左侧入口进入)有着相似的主题,但却是两种不同的表现形式。在图像区中,设计师反复选择同一个历史场景,以此来唤起人们的情感。证词区则是展示了这些历史时期和事件的亲历者和见证者对其的描述。

其中,连接着图像区和证词区的是露天的石柱区。石柱区位于一个较低的露台上,并提供着相关事件的历史数据,这三个区域共同讲述着历史的故事。而展墙区则象征着世界的审查制度、对自由的限制以及暴力分裂等。

该展览由三个线性空间组成,每个空间都以特定的形式来组织,从而创造出不同的观察视角。其中两个空间拥有开阔的视野,另一个空间则希望将参观者的视线聚焦在面前的事物上。所以三个空间都通过抽象的形式来表达。其中,展览的证词区为参观者提供了一个单向的全景视野,可以观察到一个方向的所有事物。图像区采用270°视角的空间形式,所以参观者只能看到部分事物。展墙区则完全限制了参观者对周围空间的展望。

此外,设计师还将其建筑结构隐藏了起来,以避免对展品造成干扰。因为这三个空间皆具有极端的空间尺度,会给人一种痛苦和不适的感觉,让人不禁联想起集中营中的狭小空间和监狱中与外界隔绝的监禁室。

在本次展览的图像区内,设计师专注于瞬间的体验,而不是希望借此展览来给所有参观者上一节所谓的历史课。因此,设计师选择使用视听动画装置、3D全景映射技术和空间立体声的形式、很大程度上依靠想象力和象征意义去展现内容。

其中所展示的图片包括了“1939年纳粹在瓦茨拉夫广场的集会、1940年不列颠之战中飞机战斗的场景和1941年从Bubny火车站运送犹太人的场景”,以及“1942年在St Cyril and Methodius教堂地下室中发生的空挺部队战役”这场战役这也意味着位于布拉格的二战结束。

“1968年发生在Bory共产主义监狱里的暴行和在Vinohradská大道上发生的无线电战役,以及1989年11月在Letná平原举行示威游行期间所发生的秘密警察审讯事件等”。

丨证词大厅丨

在展览的证词区中,国家记忆系列藏品向参观者讲述着“当年事件亲历者或见证者的回忆和故事”。这样做的目的是为参观者提供一系列关于二十世纪所发生的事件不同记忆的故事、观点和愿景。在这个展区中,参观者不仅可以听到退伍军人、政治犯和不同政见者对当年事件的证词,也可以听到共产党人、秘密警察和告密者的看法。

证词分为以下几个阶段:“第二次世界大战——占领捷克斯洛伐克、当地和其他国家的抗争、大屠杀、布拉格起义以及战后时期。还包括共产主义和20世纪50年代到来后的国家生活、1968年苏联军队入侵、国家正常化以及天鹅绒革命”。

“两个世界之间"|墨尔本

Oki Sato工作室的Nendo在墨尔本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的展览中,探索了荷兰图形艺术家MC Escher的“不可能几何形状”。该展览被称为“两个世界之间的展览”,包括1916年至1969年之间埃舍尔创作的157幅版画和素描,均取材于该艺术家最大的海牙博物馆。

Oki Sato工作室为此次展览设计了一个沉浸式单色设计,通过玩弄几何和空间主题来汲取艺术家的作品。并将房屋的简单形状作为该项目设计的基础,将形式调整为不同的尺寸和比例。房屋的主题具有实际和概念上的应用,形状变化的座位形成了座位,为展示和引导游客提供了环境。展览是按照主题而不是按时间顺序安排的,分布在九个展示区中,每个展示区旨在为特定展览提供合适的背景。开放空间设有一个17米长的走廊,其动画投影到地板上,将游客引向第一个画廊。在这里,长长的白色长椅看起来像是由连锁房屋组成,提供了一个休息区,游客可以在这里看到埃舍尔的早期作品。在隔壁的房间中,在对称设计的画廊空间的地板上铺设了一些房屋形状的图案,围绕着反射和折射,例如1946年的“眼”。这些房屋的屋顶逐渐向远离观赏廊的方向敞开,直到它们在房间的后面变成五排白色房屋。其中展示了各种作品,参观者可以在其中走走并发现它们。

高架观景台俯瞰60米长的长廊,长廊上有开放式屋顶的房屋。在隔壁的房间里,装有埃舍尔作品的黑色金属管,看着似乎漂浮在太空中。而且参观者可以在画廊周围走走,从某些角度看,黑色的管道构成了房屋的轮廓。当访客在画廊空间中漫步时,黑色金属管似乎形成了房屋图案。参观者可以在21米长的走廊中体验到自己的错觉,走廊的入口将近四米高,后壁只有50厘米高。设计师使用对比色进一步强调了视角的变化。由薄金属板制成的3D房屋图案成为投影动画探索几何美感的背景。在圆形画廊中悬挂着由55,000多个小型扁平房屋制成的枝形吊灯。

Lost and Found|纽约展

由纽约Snarkitecture事务所策划和设计的“Snark Park”系列展览于2019年3月15日在曼哈顿西区的哈德逊广场向公众开放。作为Snarkitecture创意理念的孵化器,Snark Park每年都带来三个沉浸式展览,同时将艺术、建筑和商品结合起来。“Lost and Found”展览是Snark Park的首个展览,旨在鼓励参观者在多感官的层面上与展览空间进行互动。参观者到达展厅内部之后,将进入一个奇异的“柱阵”森林,每个立柱都将带来与众不同的感官体验。单色的柱群景观旨在鼓励参观者,通过视角和材料的变化来重新思考日常生活。它们由各种不同的特殊材料制成,为参观者营造出一系列可走入的独特空间,带来有趣而难忘的互动体验。

进入柱阵内部,参观者们还会发现一个隐藏的双向镜面房间,将参观者的好奇心进一步地激发出来。此次展览Snarkitecture还与波兰电子音乐人Jacaszek进行合作,为装置制作专属的背景音乐。

大型沉浸式展览|北欧博物馆

如何修复人与环境之间的裂缝?设计师索菲亚·海德曼和塞尔日·马丁诺夫设计了此次展览。展览空间占地2000多平方米,是北欧博物馆、来自极地地区的40名研究人员和专家与展览设计者密切合作的结果。北欧博物馆的大厅被用来展示北极地区的生活和不断变化的环境。在北极,当碰到冰正在融化的时候,参观者就能见证冰块、以及生活在世界上气候变化最显著地带之一人们的历史和未来。在本次设计中,设计师的目的是让参观者在获得一种强大的沉浸式体验的同时,也意识到人们必须一起行动起来了。

一场聚焦裂缝的展览--巨型冰块展厅

随着温度升高、冰块融化,裂缝也就随之出现。这些裂缝会导致严重的冰山崩裂、房屋损毁淹没、动物难以觅食。在展览现场迎接参观者的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融化的巨型冰块。它被一条巨大的裂缝分开,参观者可以经由这条裂缝跟随融水进入展览。在冰块内部,游客可以体验身处北极的感觉。日常中的物品、账目、电影、幻灯片、网络摄像机和艺术一起,将现在与过去、科学与神话交织在一起,构成一个关于北极的历史和未来、以及当地人民日常生活的诗意而丰富多彩的故事。

参观者可以从坚硬的白色冰块,逐渐移动到浅绿色和蓝色的融水区,最终抵达完全融化成深蓝色的海洋。传统生活与现代生活之间出现了裂痕。想要继续从冰路穿行已然不可能,人们必须寻找新的方法。由于气候的变化,人们发现在由木头或混凝土制成的静态房屋里居住变得愈发困难。以大型纺织品为特色的帐篷区,灵感来自北极帐篷的圆形形式。相比之下,展览的静态房屋部分是由木头建造的,其灵感来自冰岛、法罗群岛、格陵兰岛和西伯利亚的三角形屋顶。

人类与资源和环境的关系也出现了裂痕。这样的裂痕还存在于小众的环保生活方式和大规模开采自然资源的工业生产之间。画廊采用干草等最环保的有机材料建造,与小众的生活方式形成共鸣。在展览的最后一部分,涉及大规模的资源开采,与此同时,裂缝还可以带来巨大的积极力量。

纸质幻觉| 改造 卢浮宫

在卢浮宫金字塔30周年之际,法国艺术家JR在拿破仑庭院的规模之上,创造了一个合作艺术品。JR组织了一个巨大的粘贴设计,为纪念该结构30周年而安装了标题为“大金字塔的秘密”的拼贴画,为著名的纪念碑到来了新光。在由400名志愿者组成的一小组队伍的帮助下,巴黎卢浮宫周围粘贴了数千条纸,使博物馆周围的庭院变成了巨大的错觉视角。让人们可以一眼瞥见这面标志性玻璃金字塔下面的东西。太阳的照射可以把胶水弄干,每一步,人们都会撕碎易碎的纸片。志愿者,参观者和留守者们全程参与。这个项目还与存在与否,现实与回忆,无常有关。”一些来参观的人会将装置的一部分带回家,而其他部分会因人的步行而撕裂的条带已被丢弃。

本文由陈志钢在说编辑发布,题图来源中国舞台美术学会,观点不代表会展活动策划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1
avata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