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浸式作品会展活动再次触动人心,抽象又写实的作品思考着灵魂与生命意义

沉浸式作品会展活动再次触动人心,抽象又写实的作品思考着灵魂与生命意义

你可曾想过,记忆是什么形状?梦境若实体化将成哪种模样?数千条红线在空间中交织纠结,仿佛盘丝洞又若束缚般的茧,梦幻、焦虑抑或者某种程度的执着,都透过日本当代艺术家塩田千春(盐田千春)的装置艺术作品一一呈现,就像是淋漓尽致地努力挥洒创作巧思,化身编织者的盐田千春,作品既抽象却又那么写实,在日本东京六本木森美术馆(MORI ARTMUSEUM)亮相的《塩田千春:颤抖的灵魂》(塩田千春展:魂がふるえる)展览,集结25年来,多达近120件精采触动人心的创作,成为其艺术生涯以来最大规模个展!

近距离观赏过塩田千春装置艺术作品的人无不被她那密麻却又有条不紊的丝线创作所震慑,就像是从哀苦内心中窜出交缠思绪,塩田千春装置艺术作品总带着那么一丝伤感风格,但千丝万缕中又洋溢着诗意幽微的希望,让置身其中的人们能感受到无可名状的灵魂共鸣。装置艺术、立体雕塑、创作影音、摄影、素描原稿、舞台设计等珍贵纪录,展览藉由不同媒材揭示了塩田千春所构筑那实虚难辨的美学观。

身为东京最高的室内美术馆,有别于过往每个展间清楚分隔开来,此次想闯进塩田千春的艺术世界,首先迎接的是漂浮在通往森美术馆入口处手扶梯上方的白色船只,挑高11公尺的天花板上,悬吊着65艘以白色纱线缠绕而成的白船,如同作品名称《我们走向何方?》(どこへ向かってWhere Are We Going?,2017/2019),充满魅影般气息的大作,仿佛轻巧地为前来观赏的你我引路,一同搭着无形的船只航向塩田千春的艺术国度。

充满不确定性、孤独漂泊之感,可说是塩田千春代表性的创作语言,而符号除了万千纱线外,「船」大概是最常见着的意象素材,身为展场内首个示人的装置艺术作品,《不确定的旅程》(不确かな旅Uncertain Journey,2016/2019)以黑船骨搭配红线交织出美丽震撼的景致,从天花板绵延至地面,长280公里的红线网,互相纠结在居室中,在过程中仿佛将彼此牵扯连接于一块,串连起人与人之间,也串起人与宇宙之间关系,既然交融于一体,不如就一同朝往前路未明的旅程。

沉浸式装置思考灵魂与生命意义的展览

「不存在的存在」是塩田千春多年来探讨的课题,创作者在美术馆内创造出各种空间,经由不同作品与展示方式让观赏者反思,现在、过去和未来。当然,这样的探讨同样投射在塩田千春自己身上,在接到森美术馆邀约后,她被检测出癌症复发,「在光是活下来就已经耗尽全力的状态下创作,成了我这次展览最核心的东西。」,有感于命运可能走向终点,然而人消逝了,那么存在于他人脑海中的记忆呢?她将病痛的挫折感转化为艺术能量,整合至创作中,打造出全新作品《离开我的身体》(外在化された身体),她表示在接受治疗过程中,感觉身体像是被瓦解般,恍若灵魂都消散,因此她藉由切割开来的身躯铜雕塑,想像一场自己「不存在」的展览会是如何。

除了挖掘自我内心外,塩田千春作品也多来自于切身生活体验,像是《寂静》(静けさの中で)便是以9岁时邻居家发生的火灾做为概念,黑线缠绕的空间里,摆着一台烧得焦黑的钢琴,静默力量十足,然而烧过而保存下来的钢琴,即便残破却也证明「存在」着。

此外,其余沉浸式装置作品还包括了被包覆在立方体中,以镜像反射而出的洋装《时空的反射》(时空の反射)。

430个以红线绑住悬挂于空中的行李箱《积累:寻覓终点》(集积―目的地を求めて),其创作灵感来自她在柏林二手市集所购买的行李箱中,发现里头藏着一份旧报纸,不禁让她想起陪着人们到处游历的行李箱,都埋藏着怎样的记忆,所追寻的人生旅途终点又是何处。

移居德国柏林生活的塩田千春,也将生活体验融入创作中,在2004年时搜集废弃旧窗户打造出《内外》(内と外),探讨空间内外的存在,而此次亮相展览中的作品,则是使用了230个窗户呈现。

当然也有人好奇塩田千春的纱线创作,展览过后该怎么办,事实上多数纱线作品多是现地创作,因此就算作品名称相同标,但依据不同场域空间,都将有崭新姿态,如此一次性的概念,恰巧呼应她一直以来「不存在的存在]命题,曾存在于记忆中的美好,现实早已不存在。想感受诗意又躁动的迷梦之境?不如走一趟东京森美术馆,看塩田千春如何捕捉各种抽象无形,却又缠扰生命的心绪与意念。

本文由Grace编辑发布,题图来源中国商业美陈联盟,观点不代表会展活动策划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23

发表评论